Vip Name 已登录 退出     中文 | English    

 

展览   艺术家   限量版艺术品   出版物   新闻   关于我们   联系   友情链接

前言

冷林

 

中国当代艺术在经历了一场叙事性的呐喊之后开始了另一场冒险,样式、意志以及对躁动的克服与保护都成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进行沉淀的形式。对艺术表达的社会化内容的追求正在悄悄地转化为对艺术表达激情及艺术表达形式的感受和认识。在中国当代艺术这样一种悄然的转变中,梁远苇的艺术非常突出地跳到我们的眼前。

我是四年前经过艺术家刘野的介绍认识了梁远苇并参观了她的画室。当时,我就被她画的细微处理感觉深深地吸引。梁远苇的画面很单纯,但是局部和局部之间的关系构成了一个微妙、精细的世界。画面中花布的设计图案被非常情绪化地不断处理。当这种处理变成一个需要时间和不间断的同样表达时,情绪宣泄和控制情绪不仅使画面变得有感知,而且还成了一种对人生和世界的理解。梁远苇的画需要不断地注视,就像画中的图案需要不断的重复一样;在时间中不断地注视所产生的变化就像图案在不同色层中的变化一样,差异从相同中产生并延伸。这是一种矛盾,梁远苇将这种矛盾看成是一种形式和精神的矛盾,认为这一矛盾“可以激发一种力量,赋予作品以超视觉的维度。”

梁远苇的绘画以一种内在矛盾以及一种内在激发的力量开始了一场直接的艺术形式旅程。我更愿意将此看成是一场文化自信心的表现。在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在文化身份中得到自我意识时,艺术策略似乎成了艺术动力和目的的重要组成部分。很难想像对艺术自身内在的精细感知和谈论在那时会得到明确表达。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在2000年后市场化的发展,艺术的独立意识也渐渐被唤醒。这使得“当代”不再只关注一个时间维度,她更是一个四处开放的一个能量集合体。传统、时尚、个人往往会以各种方式汇集在一起。在梁远苇的绘画中,我们可以读到宋画的平静、织物的灿烂和非常个人的一种自信的优雅表达。她把“美”以加重的方式放大出来,并使其具有一种力量;她在画面中有意识地制造出一种“引入”,把美感放在了“引入”的过程里;她不回避意识形态,相反,她通过精细的、简单的若隐若现来展现意识形态的背面,从而触及我们应该需要真正关心的东西。

当我们意识到艺术的发展时,梁远苇的绘画就像是某种历史的回声,她把高雅的、有温情的、有节制的优美重又带回到我们的生活里。

此次在北京公社展出的“梁远苇--金色笔记”是梁远苇绘画的最新纪录。它用鲜明的色彩,巨大的尺幅反差以及画面之间的有联系的差别清晰地重温一种恒久的价值。这个价值是通过艺术家有目的的形式来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