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Name 已登录 退出     中文 | English    

 

展览   艺术家   限量版艺术品   出版物   新闻   关于我们   联系   友情链接

十年前,赵半狄就开始把自己的形象和熊猫结合在一起。这十年间,赵半狄通过利用熊猫这一中性的形象符号,他已经把自己的形象社会普及化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从而也形成了一定数量的自己的“粉丝”。赵半狄的所有这些工作并不主要的着眼于自我形象的设计上,而是通过这样一种自我形象的设计在社会中建立起一个个人作用的基础。毫无疑问,赵半狄是一个非常社会型的艺术家。

赵半狄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中,他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要做一个社会螺丝钉的角色成为中国式社会主义建设特殊的和必要的要求。个人的社会存在意识烙在了每一个走过那段时间的人们生活里。大多数人在近20年社会转型的过程中走到了一个相反的对立面中,寻找自我成为一种不加思索的本能和自然的选择。而赵半狄却要在自我的本能意识和自我的社会属性之间建立一种新型关系,他试图把个人的社会螺丝钉的角色转化成一个社会工程师的角色。这种社会工程师的角色混合了“政府”、“社会团体”、“宗教”等等角色。

1998年,赵半狄在北京地铁站和车厢里以公益形象进行了一次社会大 众的公益教育。其中涉及 “戒烟”、“预防爱滋”、“环境保护”等等方面。最值得注意和最有价值的是所有这些公共行为是由个人独自发动并且是由个人独自完成的。赵半狄在这些公共行为中制造着个人的社会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个人的作用和功能会被成倍放大出来。

到目前为止,最为突出的项目就是他的个人奥运会——“半狄的2008”。2005年,赵半狄开始实施这个项目。在中国,他用“跑”的形式把中国文化各种外在符 号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的方式通常被政府的宣传所利用,是一种典型的政府语言。赵半狄把这套语言的使用者转换成了他个人。个人由此转换而获得一种新的能量。人们在这种语言使用者转换的差异中体会出了社会的一种新空间的存在。这个新空间将 “民主”和“集权”的对立揉和到一种新的需要新名词来定义的接合点上。奥运会通常被认为是政府项目,但赵半狄却努力以他个人的方式实施这个项目。从中国北京到瑞士波尔尼,赵半狄把最个人的行为放进了最需要集体参与的普遍的行为活动里。“半狄的2008”以运动会开幕的形式结束在瑞士波尔尼,赵半狄象征性的 把他的活动放进一种全球的背景中。这预示着某种新的空间正在全球形成。从这个意义上说,赵半狄是一个政治型的艺术家;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可以认为他是一个个人政治家。

赵半狄有意识地去模仿一些政府的行为,政府的行为伦理和道德正在成为一种个人的行为伦理和道德。这是个人对政府的一种新型关系,她包含的是一种个人对政府的激励还是政府需要重新对个人行为伦理和道德进行新的归纳?

今天,又是重新询问个人在社会中的价值和作用的时候了。我们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不得不面对一个不断放大的个人的力量是如何形成一种新的社会关系的问题。

中国社会的急速变化释放出某种无限制的想象力,赵半狄的艺术就是这种无限制想象力的一种杰出表现。这种想象力在全球新文化的形成中是需要被认真对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