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Name 已登录 退出     中文 | English    

 

展览   艺术家   限量版艺术品   出版物   新闻   关于我们   联系   友情链接

在 中国当代艺术里,个人风格和集体风格一直很难区分开来。个人的作用往往是通过集体的力量表现出来,而个性所产生的美学空间是在个性之间的缝隙里呈现的。这种个性美学空间需要用一种个性累加的方式来体会和经验。在这一点上,这带有强烈的社会主义特征。共同目标成为个性能量得以释放的基础。这是一种新社会主义 的乌托邦,到目前为止,这种乌托邦还带有强烈的策略意识和功利主义的态度。由于这种策略意识和功利主义态度,在中国当代艺术里,叙事成为表达的一种最重要的手法,而曾经经历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历史如今转换成了关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游戏”。而《新华字典》对“游戏”的首要解释是:“与生活和劳动 技能有关的、能够促进体力和智力发展的娱乐性活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成为促进智力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从更为广泛的意义上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 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向前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现实主义游戏”里,一共只有6件不同的绘画作品组成了一个展览空间。这6件作品都以关于现实主义的方式相互依存、彼此对话、共同组成一场游戏。这6件不同的作品分别来自于6位艺术家。他们分别是:李尤松、尹朝阳、王音、岳敏君、张大力、张晓刚。这6件不同的作品针对中国上一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社会 精神、风格和情绪,意图用练习的态度来发展一种新的社会乌托邦精神。这个新的社会乌托邦精神是可以用分享的方式在现实的社会上完成的。

张晓刚的新近创作的“风景”通过对70年代的中国社会理想的实现地-农村的描绘,把“政治”的含义纳入进日常“风景”的定义里。在这里,“政治”正模糊在娱乐、消遣和历史的视野里,拟或“政治”正在通过历史成为某种社会消费的需要。岳敏君、尹朝阳、王音、李尤松都刻意选择了中国特定年代的特定图象来加以新的体会。岳敏君把大家熟知的图象的尺寸放大,并且抽空了需要表现的政治人物。政治宣传在这一夸大处理中变成了特定的旅游广告,理想主义的热情重新在一种距 离中得到展现。而尹朝阳也在这个特定图象中寻找自己的位置,期望得到一种真正的主人翁精神。与岳敏君、尹朝阳的处理手法不同,王音却用水粉在光滑的平板上重新再现一种曾经被神话的果实。而颜料在光滑的平板上自然脱落的时间过程以及不断改变的作品形态重新把神话开放为一种活的历史和现场经验。李尤松也通过明 显的个人手法痕迹再现某种集体历史的瞬间。这是基于某种寻找的热情。这种热情产生于当下自我的无法满足感与实现感。在这些艺术家当中,张大力在其绘画中把某种标准的无身份的个人历史展现为对某种正在发展的、时髦的、无法控制的未来的开放。个人通过这个开放途径产生能量、释放能量。这是一种无名的个人乌托 邦。6位艺术家通过个人所经历的相似历史,以练习的态度去实践某种新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这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未来又在遭遇过去。我们又到了一个短暂“复兴”的时刻了。

“现实主义游戏”是“新社会主义”计划的一个部分。她作为在“北京公社”的首次展览,同时也标志着“新社会主义计划”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