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Name 已登录 退出     中文 | English    

 

展览   艺术家   限量版艺术品   出版物   新闻   关于我们   联系   友情链接
刘建华
- 文章
   

劉建華 -《ARTE AL LIMITE》

梦想的方案 -- 刘建华精神上的东西

劉建華

 

刘建华无疑是当今艺术界最有趣的中国艺术家之一,然而看待其作品的过程中人们容易犯两个错误:其一是仅将他看作一个制陶匠,其二是把他当作现实主义者。虽然他的主要创作材料是瓷,作品又多为具象,但他认为材料和形式都是展现他内心世界以及挖掘普遍观点背后所隐藏内容的工具。

 

2008年,刘建华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两面白墙上挂上了巨大的黑色闪亮瓷墨滴。由此这些墨迹将墙面转化成纸面,改变了展览空间的概念。艺术家解释,《啸墙》是一件希望将观众置于幻觉与现实之间无限空间的作品。正是从刘建华这样的作品中,我们理解了为什么这位杰出的艺术家被认为是新观念主义大师。同样地,他的作品并不能被贴上特定的标签。

 

DP你从1993年到1996年制作的瓷器作品展示了一些半裸、无头、穿着共产党制服的女人?

刘建华:我希望跟观众交流我自己的经历。当时中国没有多少人谈论政治。像《不协调》这样的作品正是表现了那个时期人们私密的状态,他们想做一些政治上的挣扎而不得。同时我也想借由不穿衣服的女体形象来展示我对政府指令的反对。

 

DP这会带来麻烦吗?

刘建华:我当时生活在中国的南部。参观我的陶瓷作品的主要是其他的艺术家而非大批普通观众。我只在四川一个美术馆做展览时遇到过一些麻烦,我被要求遮住作品裸露部分,但我拒绝了,而且最后也都如我愿地展出了。我总是觉得面对社会时自己要承担一定的道德义务。

 

DP说说2000年创作的盘子中的女人?

刘建华:这系列就在我刚才说的那些作品之后完成的。这是我看待中国女性的视角,她们都穿着我们的传统旗袍。西方对中国女人的想象大抵也是如此吧。

 

DP你的第一件白瓷作品在2001年完成。为什么从彩瓷转向白瓷了呢?

刘建华:白色传达一种情绪。2001年我的孩子经常生病,所以当时我常常在医院。那一年中国发生了三次空难,我印象特别深。我开始看到生命的脆弱。梦想也同样脆弱和苍白,而最能传达这种特质的就是瓷。我开始做一系列白色的物体,但即使我做的物件和主题看上去很像,但这些艺术品的内含却总是改变着。我做的每个系列都是与众不同的。我不在意作品之间有重复,因为我考虑的是整体。那些作品同样反映中国越来越盛行的消费主义。我们身边发生着太多事情需要去处理,有时你跳脱出来就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是不现实的。因此我想要展现事物更精神化的一面。

 

DP但当你制作出一个锤子或一副拳击手套的时候不就展示了一些很现实的东西了吗。

刘建华:锤子和拳击手套并不能被当做现实物件,它们不是真正的锤子和拳击手套。所以有时我把它们做得比实物大一些。我并不想再现日常生活,而是展示现实的另一面。我的作品围绕质疑展开。

 

DP某个时间开始你感到你必须把你的作品敲碎并让它们零落地展示出来。我说的是《梦想》(2005-2006)。你的作品发生了什么转变吗?

刘建华:这件跟之前的作品都有很大不同。它不将陶瓷看做一个物件,而是一种材料,着重表现了脆弱这一概念。航天飞机是高科技的象征,所以一架破碎的飞行器告诉人们高科技并不一定带来完美的东西。一件科技产品并不一定比工匠制作的东西好。我们周围的事物总能分两面看待,同时我也追忆了1986年和2003年那两场震惊世界的航天事故。

 

DP但为什么在你的废墟堆中,会有画家的调色板、电视机还有电脑等一系列事物?

刘建华:这件作品的主题并不是空难,而是包括每个人在内的遭遇!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加入日常元素。

 

DP你2006年的装置《义乌调查》展示的是一堆色彩鲜艳的实物从一个红色箱子内涌出来。

刘建华:《义乌调查》说的是国内生产和出口基础上的中国经济。展出中的物件都是义乌生产销往全世界的。它们无处不在,却都来自同一个小城市。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的发展方式和工业制造跟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是很不同的。

 

DP那你对中国经济有正面或负面的看法吗?

刘建华:就作品整体而言,它无意抛出一个明确的观点。正面想法是,每个人都能使用我们的产品,而负面的就是这些产品几乎成为垃圾。这个作品我没有用陶瓷复制,因为我觉得实物更能吸引眼球。

 

DP再说说《出口—货物/转运》里面的大箱子和里面挤在一起的垃圾吧?

刘建华:这些都是真实的进口到中国的垃圾。我展示的就是他们运到我这里时候的样子。我找到它们,买下了十吨垃圾并转化成艺术品,再卖给外国人,因为这些垃圾就从他们那儿来的。我把部分卖给了垃圾源头国家。我想要提醒大家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间的不平衡。那些“发达”国家,它们已经完成了工业创新,就把垃圾传输到中国,但中国并不能自己处理好这样巨大数量的垃圾。这也就让它们开始破坏中国的坏境。

 

DP我们来说说那些盘子和那些有红釉的瓷容器,即2009年的《地平线》。

刘建华:从2008年开始,我逐渐走出了对社会现实太具体的思考,而将我的作品带入一个更纯粹的精神世界,希望藉此把作品置于一种以特殊的艺术语言构建的空间里。一般来说你需要给容器外部上釉,但我给内部上了色。看到这里面的东西你很自然就联想到血。做完了垃圾的项目后我开始做一些更个人和主观的作品。我想要强调宋代手工艺品的流失。这件装置由盘子、花瓶、大小杯子组成,我想要以一种新的方式介绍老的物件和形式。文化大革命中很多艺术品被销毁,但与其讨论文革我更想说说我们自己的文化和过去,那些在我的脉搏中流淌的记忆。我想强调在宋代生产了很多极其精美的陶瓷品,相对不足的则被打碎和淹埋,但今天这种精益求精的追求却不再有了。

 

DP最后谈谈2011年的装置《遗弃》中那些破碎的瓷器好吗?

刘建华:那些是我找到的废弃物,是一些新被丢弃的仿古瓷器。我把它们收集起来放在水下,让作品呈现一种考古发现般的状态来吸引人们。美并不绝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我并不想单单介绍一种美丽的事物。

 

 

2011年12月11日,上海。

Translator: WU Fan (吴凡)